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史海钩沉
魂系泰山的冯玉祥(二)息影泰山
作者:档案管理科  赵学法  发布日期:2018/6/13 9:18:00  点击: 244



冯玉祥两次息影泰山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与巍峨岱宗结下了不解情缘。冯玉祥在泰山期间秉持一贯的布衣风格和忧国爱民思想,勤于学习,乐善好施,在泰安人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冯玉祥第一次息影泰山是1932年3月至10月。1930年中原大战后,冯玉祥统帅的西北军被蒋介石完全击溃,沦为光杆司令,在极度的失落与痛苦中一度隐居晋西汾阳峪道河。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为策动抗日,冯玉祥满怀爱国热情,赴南京出席国民党的中央会议,力图推动抗战未果。1932年,日本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冯玉祥再次挺身而出,力主抵抗,但苦于手中无兵,爱莫能助。冯玉祥的抗日主张不仅得不到蒋介石的支持,反而受到排挤打击,本人又不愿与蒋家王朝同流合污,于是托病住进徐州医院,并准备重返晋西峪道河。此时主政山东的韩复榘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派铁甲车前往徐州,迎请冯玉祥至泰山隐居。冯玉祥考虑到韩复榘和泰安县长周百锽均系自己的旧部,便同意了韩的请求,于同年3月24日第一次隐遁泰山,住进泰山南麓的普照寺,夫人李德全及其子女随行。不久,冯的手枪队及一部分幕僚也从山西来到泰山,与他同住一处。

冯玉祥之所以将蛰隐居地选在泰山,是由当时国内局势和泰山所处的位置决定的。对韩复榘来说,拉住老上司冯玉祥可以提高自己与蒋介石斗争的力量,达到“挟冯自重”的政治目的。就冯玉祥本人来说,当时国内各派军阀和蒋介石都在排挤他,只有旧部韩复榘对他表示了极大的热情,来泰山隐居多多少少可以对韩施加一定影响,从而进行曲线救国。另外,泰山地处齐鲁中部,等距北平和南京,进退自如,游刃有余。同年9月,冯玉祥派赵彦卿转告北平中共领导人吴成方、肖明、陈天秩等说:宋哲元请他去张家口住,不久即可成行,并请共产党协助他共同进行抗日活动。1933年5月26日,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和推动下,冯玉祥与方振武、吉鸿昌等在张家口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被推举为总司令,指挥同盟军各部连战连捷,大败日军,基本收复察哈尔省。正当抗日同盟军攻城掠地、势如破竹、横扫日寇之际,蒋介石却深恐同盟军借机脱离中央政府,不顾国人反对,不惜出卖同胞,丧心病狂地命令出兵冯部背后,与日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帮助侵略者消灭抗日力量,最终导致同盟军失败。冯玉祥被迫于同年8月9日宣布辞职,解散同盟军,17日下午抵达泰山五贤祠,第二次隐居泰山,直至1935年10月。

博大精深的泰山,热诚接纳了这位叱咤风云的爱国将领,而冯玉祥将军则与泰山结下了不解情缘。冯玉祥两次隐居泰山,并没有望峰息心,一蹶不振,把时间消磨在游山玩水中,依然一如既往地从事抗日活动、关心群众疾苦、积极兴办公益事业,刻苦学习文化知识,接受进步思想教育。

冯玉祥息影泰山期间,念念不忘缅怀革命先驱,时刻激励世人抗战救国。1932年他第一次隐居泰山后不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明确表示“收复失地,抗战到底,并组织民众,成立全国民意机关监督政府”[1]。同年4月中旬,他在泰山关帝庙中的西偏房内建六贤生祠,供奉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戴戟、朱庆澜、王瑚六位活人的长生禄位。他认为陈、蒋、蔡、戴四人真爱国,朱、王二人真爱民,故祝其长生,多为民造福。在关帝庙中,还挂有冯玉祥所画之“东三省地域人口物产图”,墙上写有标语:“国亡了,我们再不努力,定要当亡国奴了!”并在泰山五贤祠“洗心亭”内,镌刻了他手书的石刻:“奉天省(今辽宁)东西距一千三百里,南北距一千八百里,面积八十六万五千方里,人口一千四百万;吉林省东西距一千八百里,南北距八百里,面积八十八万二千方里,人口五百五十二万;黑龙江省东西距二千八百里,南北距二千六百里,面积一百七十八万五千方里,人口五百万;三省共面积三百五十三万二千方里,人口三千万。你忘了没有,东三省被日本人占了去,有硬骨头的人应当去拼命夺回来!”(冯玉祥泰山石刻)5月26日,冯玉祥应邀到泰安县立师范讲习所发表了题为《青年的责任》演讲,内容为四部分:一、中华民族之危机。二、帝国主义之压迫。三、十九路军抗日战争的革命精神。四、青年如何担负起抗日救国的责任。旨在教育青年学子认清民族危亡的严峻形势,弘扬十九路军的英勇抗战精神,激励他们以救亡图存为己任,为民族解放贡献才智。同年6月8日,东北抗日将领马占山通电誓师讨日,冯玉祥读着电文声泪俱下,“希望全国救亡志士赶速起来,给以热烈的响应。收复失地乃每一个中国人都应有的责任。”[2]为表达以身许国的决心,冯玉祥在6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为大多数的劳苦同胞谋幸福,必须事先具有决心,并将遗嘱写好,方能真去实作,我是具有此决心的,故先把遗嘱写在这里。”他在遗嘱中说:“我是当兵出身,我是穷小子出身,我是工农子弟出身。我是为大多数工农群众谋最大幸福的,我是为民族求独立解放的。凡是有此决心而实行的,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同志,凡是真能铲除一切不平等的,都是我的同路人。凡是为自己打算而自私自利的,即是我的仇敌。至于我的子女一切,我亦不问,任他们去自由发展。现有的一点钱,均归李德全自活即可以了。我的尸首最好是焚化了,不论埋在何处均可。我是研究唯物史观的,甚么鬼神我全不信,万不可以什么宗教形式来葬我……”[3]同年9月12日,冯玉祥书写对联两副,一幅赠傅德贵:“救民安有息肩日,革命方为绝顶人。”与友人共勉,后刻于泰山滦州起义烈士祠内两方石碑上,以此联昭示世人。冯玉祥1933年第二次隐居泰山时,9月18日这天与随驻泰山的官兵禁食一天,纪念“九一八”事变两周年,以此励志抗日决心。

冯玉祥第二次隐居泰山的1934年1月,组织编写了《察哈尔抗日实录》一书,印制成册后分送各地朋友和图书馆,鼓舞人们的抗日斗志。同年3月初,冯玉祥组织编写的《劝世人抗日文》宣传材料印刷两千份,分发给各地群众,鼓动人民的抗日热情。4月,冯玉祥和夫人李德全多次会见来自北平、天津、杭州等地的大中学生,向他们发表讲话,宣讲非抗日不能图存的道理。5月游历胶东时,走到哪里就把抗日救国宣传到哪里。参观蓬莱戚武毅公祠时,冯玉祥作对联一副:“先哲捍宗邦,民族光荣垂万世。后生驱劲敌,愚忱惨淡继前贤。”以戚继光的奋勇抗倭精神激励游人,同时为蓬莱阁书一匾额“碧海丹心”四个大字[4],借此表达心志。是年11月2日冯玉祥53岁生日这天,对祝寿的亲友们说,应当有一个新的决心、新的计划:“彻底革命,按照共产党的办法来革命。”[5]1935年4月2日,冯玉祥一天内先后会见了春假期间到泰山旅游的北平女子文理学院学生约20人,北师大学生约30人,北平汇文高中二年级学生30多人,齐鲁大学学生30多人,徐州中学学生20多人,济宁中学学生20多人,天津抚轮小学教员10余人,南京教会学校教员七八人,向他们宣传:“中日亲善,等于由拍卖而到奉送。对外不抵抗,对内不妥协,是自杀。”[6]同年6月2日,冯玉祥为李华青题赠对联一副:“要想着收咱失地,别忘了还我河山。”[7]冯玉祥两次隐居泰山期间,不论是接待来宾,还是深入民间,或者题赠著文,均是坚决抗日的爱国情怀,充分体现了将军的忧国忧民思想。

冯玉祥寒门出身,军旅生涯中一向关心民众疾苦,矢志为民谋福祉。他两次在泰山隐居期间,亦秉持了这一宗旨,留下许多佳话。1932年中秋节临近时,冯玉祥首先想到了贫苦农民,于节前的9月14日派李连海购置蓝布和棉花,赠送三阳观附近的山民,祝贺节日,受到群众赞扬。1934年春节前的2月4日,冯玉祥派人慰问周边乡亲,赠送25户每家一袋面、5斤肉、2盒茶食,以资过年。为改善泰山人民贫穷落后的面貌,冯玉祥鼓励老百姓“靠山吃山,靠山养山”。这年,他派人买来大量苹果、茶、核桃等树苗,分给百姓种植,还专门请来专家指导,使泰山的劳苦大众增加了收入。《大公报》1934年4月19日所刊《上山读书下山抗日》一文,对冯玉祥的善举作了报道:“冯玉祥氏自卜居泰山五贤祠后……语记者,以泰安贫民太多,生产太少。现将从江苏友人送来茶树万株,烟台友人送来苹果树种,分赠五贤祠马先生、回教于先生、普照寺和尚,及范明偶(枢)先生等试种,并派人到南方考察种植方法,如果种植得宜,茶树每亩可得利三百元,较之农民副产物之棉花,获利尤多。”1935年7月黄河山东段决口,鲁西遭受水灾。冯玉祥派人为流入泰安的难民送馍3600斤救急,并出资600元大洋为泰山各小学学生每人做一套衣服。8月,他组织人员全力救助大量涌入泰城的灾民,动员各小学学生走上街头,为难民服务。除发给难民粮食充饥外,对其中的孕妇和产妇还每人发给四块大洋,以资营养。同时委托夫人李德全带子女上街看望难民赠送大饼。9月4日,孔祥熙致电冯玉祥,要来泰山探望,冯复电说:“Ⅹ电敬悉。为灾民北来,诚万家生佛,此时政府应全力救灾,即可赎以往之罪,并可收回已失之人心。请竭力主持,我为千万灾民三叩首矣。”[8]从而吓阻孔祥熙的扰民之举。9月12日中秋节这天[9],冯玉祥给孤贫院约四百人每人送四两月饼;给三阳观修北大殿的工人和长工送肉和月饼;还让副官潘蕴玉设宴招待石、木、泥、铁各行工人,表示敬意。即便冯玉祥离开泰山,仍然牵挂着泰安人民。1936年8月28日,冯玉祥请赵澄之陪同一位擅长土木的袁工程师回泰安,为泰安人民修了一个蓄水池,解决了百姓饮水困难问题……这些,充分说明冯玉祥具备浓厚的平民思想,时时刻刻将民众的疾苦挂在心上,为解民悬而竭尽全力,不惜付出一切。

冯玉祥戎马一生,始终热衷于公益事业,在泰山亦不例外。首先,兴办教育,启迪民智。1933年冬,冯玉祥委托夫人李德全创办了泰山第一所贫民小学,校舍设在普照寺西南隅新建的三间草房内,招收30多名寒门子弟读书(今冯玉祥小学);不久,又在张家庄建立了一所女校。1934年7月,冯玉祥在泰山创办的第一所正规小学——小王庄小学开学。起初由李德全夫人主持校务,以后聘请范明枢为校长,又邀烟台中学校长张默生之父张雪门前来襄助,学校办得有声有色。由于冯玉祥十分欣赏武训行乞办学的精神,故将学校定名为“纪念武训小学”(简称“武训小学”)。之后,陆陆续续在绵延30华里的泰山附近农村共办起了15所学校,总校设在小王庄。学校实行免费教育,教学内容以宣传抗日爱国为主,教育学生要自立、自爱、精忠报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武训小学”的部分师生跟随冯玉祥一起奔赴抗日前线。

在兴办学校的同时,冯玉祥还慷慨资助学校教育。1934年5月9日,为泰安男女小学捐大洋150元,解决了该校的经费不足问题。同年7月7日,决定为老家安徽巢县竹柯村建小学,率先捐大洋200元,并安排专人找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聘请教育主任执管学校。他还在泰山建科学馆,普及科学知识,并将科洛山的东西两个山头分别命名为“东科学山”和“西科学山”,作为科学教育实验基地。为了办好学校,冯玉祥不惜节衣缩食,艰苦度日,许多时候为缺钱而愁肠满腹,英雄气短。然而不论多么困难,他都能做到宁肯苦自己,绝不苦学子。为了筹措办学经费,他于1934年4月毅然卖掉张家口的私宅,得款两万元大洋,除偿还5000元大洋欠债外,余皆大多用于教育事业。1935年1月2日,冯玉祥在日记中写道:“经济很困难,凡事无经济不能运作,不能动,可见不可不特别小心,不可不特别谨慎也。对于钱财,万不可看重,但是如果没有钱,不但不能出门,即一家人口均不能养活的。关于用钱,除了学校以外,须格外小心动用。”[10]倾注教育之情,尽在文字行间。

其次,植树造林,绿化泰山。冯玉祥隐居泰山时,植被已经遭到严重破坏,为此忧心忡忡,决心尽其所力,植树造林,发展林果业,为泰安人民造福。1934年8月7日,冯玉祥计划出资引进100万株核桃、100万株栗子,还有柿子、苹果等,并积极付诸实践,拨出专款,明确专人负责此项事宜。1935年3月31日,冯玉祥到各处查看植树情况,发现已种植山丁子32000多株,苗圃内播下6升山丁子籽粒和梨丁子籽粒,可培育十几万株树苗。新栽的茶树约17000株,杨树、榆树、柏树约12000株。栽植核桃约20万株、栗子10余万株、禾果1000多株。加上去年栽种的达近百万株。仅1935年春季购买树苗就耗银180多元大洋,不含植树用工付款。每次给这些树浇水,均需支付大洋108元。冯玉祥对这些绿化成果很满意,在日记中写道:“细细的看看,觉得很有生机。”[11]

其三,修路架桥,方便百姓。1935年,冯玉祥为改善泰山交通不便状况,出资在天外村一侧的黄溪河修建“大众桥”。这座桥是由副官潘蕴玉监工、手枪队士兵义务运料、雇请当地工匠筑成的。该桥原计划投资450元大洋,由于汛期洪水暴涨,被迫延长工期,最后追加至1800元大洋,所需经费全部从冯玉祥生活费中支付,以至财政拮据,捉襟见肘,困厄不已。同年9月底即将竣工时,将冯玉祥所题“大众桥”三个大字刻于桥之西侧;10月19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为此冯玉祥撰写了约千字的《大众桥记》碑文,原计划刻于桥东石崖,后因离开泰山未果。至今,大众桥依然岿然而立,成为泰山将军心系百姓的永久纪念物。同时,冯玉祥还组织人力、物力、财力开通、整修了一些道路,改善了泰山和泰城的交通条件,受到群众广泛称颂。另外,冯玉祥还有一个在泰山建索道、通缆车的梦想。自1868年第一条钢丝绳货运索道在苏格兰问世后,意大利、瑞士、德国、日本等国于20世纪初相继建成多条客运索道,世界出现首度“索道热”。其中1908年瑞士在阿尔卑斯山所建登山客运索道,大大激发了国人建设泰山索道的热情。1933年,泰安学者王连儒在所著《泰山游览志·脚力》中首先发论:“然中国能长足进步,于泰山陡峭处能有悬空电车之设置,届时可以不必绕舌矣。”此议得到当时息影泰山、致力于科学建设的冯玉祥赞许,在《泰山风俗诗画碑》中《山轿》一诗中,作了如下的畅想:“大名山,电车造,凡事都应用科学,时间劳力为国有,一点一滴皆生效。”[12]虽然两年后冯玉祥应蒋介石之邀赴南京履职而未如愿,但却留下了一段流传后世的佳话,同时也给泰安人编织了一个天堑变通途的缆车梦。50年后的1983年,泰山中天门至南天门客运索道建成。至此,冯玉祥“大名山,电车造”的理想变为现实。

冯玉祥一生酷爱读书,追求学问。他之所以著述丰硕,成为著名的丘八诗人,是与努力学习、刻苦钻研分不开的。冯玉祥自知求学经历短暂,所以特别重视读书补漏,不过年轻从戎时一开始研读的却是《曾文正公家书》一类图籍。辛亥滦州起义蕴酿时期的一天,起义策动者之一、时任清末新军第二十镇工兵营排长的孙谏声,向时任管带(营长)的冯玉祥发问:“你还想当忠臣孝子吗?当孝子我不反对,当忠臣我可不赞成!”他给了冯玉祥《嘉定屠城记》和《扬州十日记》两本书,均系同盟会用作揭露清廷罪恶、策动武装起义的宣传品。冯玉祥读后感到“愤恨不平”,“不由得咬牙切齿,誓志要报仇雪恨,从此意旨大复,认为必须推翻这腐败的清政府。”[13]从此开始接受新学,涉猎进步数刊。

冯玉祥在泰山隐居期间,将主要精力用于读书学习,在知名学者、教授的指导下,系统地学习了革命理论和其他科学知识。1932年3月他第一次隐居泰山时,从6月23日开始有计划地聘请进步学者授课。第一位应邀前来泰山为其讲授唯物史观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李达。冯玉祥称赞“李先生学问渊博,思想进步,对于现在的社会有极深刻的了解。”[14]同年8月,冯玉祥拜宋斐如先生为师学习日文;又请陈隐豹先生讲授政治学、胡先生教授白话文。这个期间,他精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哲学方面的名著。其中,经济学书目有:《资本论》(马克思著)、《新经济学》(卢森堡著)、《经济学大纲》(河上肇著)、《实用经济学》(高桥龟吉著)、《政治经济学》(拉皮多斯等著)、《资本论大纲》(高昌素之著)、《经济史大纲》(石滨知行著)等。哲学书目有:《反杜林论》(恩格斯著)、《唯物论与经验批判论》(列宁著)、《辩证法的唯物论》(伏而佛逊著)、《辩证法的唯物论与唯物史观》(吴理屏编)、《史的一元论》(普列汉诺夫著)、《伊里奇的辩证法》(德波林著)、《辩证法唯物论入门》(德波林著)、《社会科学之理论与实践的根本问题》(卢波林尔著)、《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之基础》(河上肇著)、《现代世界观》(塔尔海玛著)等。

1933年8月17日冯玉祥第二次隐居泰山五贤祠后,于同年8月22日开始,请爱国老人、教育家范明枢讲解《左传》;从27日起,请宋瑞华先生每天在卧云台[15]教习日语、经济学。同年9月,冯玉祥为读书进步、研究问题,专门在普照寺成立研究班,委托陈隐豹教授介绍几位大学毕业生前来做研究员,其中有宋斐如、赖亚力、董志诚(李紫翔)、赵澄之、杨伯峻、尹景湖(尹进)等,同时订阅多种报刊,分别对国际国内问题进行研究。每周举行一两次讨论会,冯玉祥夫妇和一些高级随员都参加讨论。从1934年1月20日起,冯玉祥聘请李季谷先生错时讲解历史,2月9日结束时取唐代王维诗句赠对联一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2月份冯玉祥从各地购进一批图书,建小型图书馆,明确大学生王倬如负责管理。6月2日,冯玉祥请张孝如讲授心理学,至23日结束。从7月11日开始,请陈隐豹教授《现代国际政治的科学分析》《政策方法论》《现代中国政治的分析》等。这一年,冯玉祥还先后请诸先生讲授了生物学、外交论等课程。1935年1月20日,冯玉祥请王谟教授讲解地理学,每天授课四小时,晚上指导冯观察天象,见习天文知识。同月,还请王藻瀓先生讲授文字学。同年7月17日,陶行知之子陶宏应冯玉祥之邀,前来泰山讲授天文学;9月,又邀吴组缃教授讲解文法,等等。

冯玉祥在学习上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除每周听课二至四次外,还结合实际进行时事讨论,从无一次迟到或早退,往往学习到深夜。冯玉祥对所请的老师十分尊重,从不以长者身份自居。年仅20多岁的吴组缃讲授文法时,每周上两节课。每次上课,冯玉祥都到大门口高接远迎,并双手捧茶相敬;上课期间,冯玉祥从不会见客人,恭恭敬敬地听讲;完成作业后,冯玉祥总是双手捧送,谦虚地说:“吴先生,请您帮我改一改。”[16]当时,冯玉祥已经53周岁,而且是一位名声显赫的大将军,却对小字辈执弟子之礼,令吴组缃非常感动和敬重,所以对冯将军从未有过微词。冯玉祥在《我的读书生活》中写道:“这些书可以使我认识过去、现在,知未来,可以使我获得正确的人生观,可以使我不走错了路,可以使我的意志更加坚定,可以使我时时刻刻在前进。” [17]

通过学习,冯玉祥的世界观、人生观有了很大转变,特别是聆听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理论家李达讲述的马列主义原理之后,其思想发生了根本变化,开始认识到社会发展规律是“只能前进,不能回顾,只能开新,不能复旧”(同上书)。由于冯玉祥的思想行为发生了重大进步,招来了各种顽固势力的攻击,有人甚至把他隐居的泰山称为“苏区”,对此冯玉祥全然不予理会,并潜心著述,由自己口述,别人代笔,完成了以下几部著作:

一部是《反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在书中,冯玉祥怒斥报告书为“混帐(账)报告书”,是“无处不在捏造事实,侮辱中国,以达到其最后国际共管的结论”,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国联是“一个强盗机关”,而调查团则是“帝国主义的代表”。通过本书,冯玉祥不仅揭露了由帝国主义操控的国联支持日本侵略,企图“共管”东北的阴谋活动,同时也是对蒋介石软弱政府“甘心送掉东三省,希图博得帝国主义欢心,延长个人政治生命”不抵抗政策的有力批判。冯玉祥在学习了由范明枢为其讲述的《春秋》《左传》后,撰写了《读春秋左传札记》一书。在本书中,冯玉祥借古讽今,藉以表达其个人的政见,指出“复古是一切进步的障碍”,并由古代统治者的残酷盘剥联想到蒋介石统治下的中国劳苦大众,指出今日中国人民所受的剥削是“军阀与地主勾结起来,官僚与买办打成一片,在帝国主义领导下,加紧对于中国民众的剥削”。他还编撰了《九一八到多伦收复》《国民军将校别传》《政治要电汇编》《察哈尔抗日实录》《铁珊遗事》《胶东游记》《泰山见闻录》,同时印制了《煎饼》《中国与二次大战》《大众诗选》《年书》四本书。通过这些著述和书籍,手中无枪的冯玉祥以笔代枪,同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政府进行了另一场不见硝烟的战斗。对此,周恩来曾评曰:“先生好读书,不仅泰山隐居时如此,即在治军作战之时,亦多手不释卷……永值得我们效法。”[18]

冯玉祥息影泰山的经费主要由旧部供给。当时跟随冯到泰山的有夫人李德全及三四个子女,部分幕僚随员,还有手枪队,共500余人。冯一家先后住普照寺、五贤祠、三阳观,另在红门等地设办事处,开支巨大。为确保冯玉祥经济无虞,旧部韩复榘每月送5000元大洋、500袋面粉;宋哲元每月送5000元大洋;孙连仲每隔三五个月送1000元大洋;鹿钟麟、孙良诚逢年过节各送500元大洋;国民政府每月发给冯薪金800元大洋[19]。这些钱粮除维持正常运转外,冯玉祥将大部分用作兴办公益事业和接济周边贫困百姓,以实际作为,践行了他在《训政碑》中的承诺,即第三条:“我们为人民除水患、兴水利、修道路、种树木及作种种有益的事。”第四条:“我们要使人人均有受教育、读书识字的机会。”[20]

1935年华北事变发生,蒋介石电邀冯南下“共商一切”,并允诺抗日救国。冯玉祥以拯救民族危亡为重,于10月31日离开泰山赴南京,至此结束泰山隐居生活。

[1] 郭绪印、陈兴唐著:《爱国将军冯玉祥》,河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64页。

[2]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2年6月8日,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3]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2年6月14日。

[4]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4年5月20日。

[5]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4年11月2日。

[6]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5年4月2日。

[7]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5年6月2日。

[8]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5年9月5日。

[9] 《冯玉祥日记》误记为9月13日,本文以科学出版社1979年3月第一版《一百年日历表》为准。

[10]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5年1月2日。

[11]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5年3月31日。

[12] 周郢著:《名山古城——泰山·泰安文史拾零》之《近代泰山建设大创意》条,五洲传播出版社2015年版,第53页。

[13] 转引自唐向荣著:《辛亥滦州起义》,载滦县文史资料第七辑,冀出内刊1991年版,第28页。

[14] 冯玉祥著:《冯玉祥日记》1932年6月23日。

[15] 卧云台在泰山五贤祠下,系碉堡式建筑,今存。

[16] 邹士方主编:《文学大师的流年碎影》(吴组缃条),黄山出版社2012年版。

[17] 冯玉祥著:《我的读书生活》,三卢图书社(重庆)1945年版,第159页。

[18] 周恩来撰:《冯焕章先生六十大庆》,载1941年11月14日《新华日报》。

[19] 吕伟俊著:《韩复榘传》,山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8月版。

[20] 李传旺、张用衡编著:《泰山景观全览》,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版,第496~497页。

版权所有:泰安市档案局  Govenment All Rights Resreved
Copyright 2016 http://www.tadaj.gov.cn
今日访问量:2442人次 站总访问量:4194145人次 日均访问量:3809人次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