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史海钩沉
痴心建筑的吕彦直(三)英年早逝
作者:档案管理科  赵学法  发布日期:2018/7/31 15:54:00  点击: 536



吕彦直受聘担任中山陵建筑师后,夜以继日地投入实际工作,主持绘制建筑详图、选用建筑材料、监工及工程验收等事务;编制工程预算,总数约为50万两白银。后来限于经费的原因,经葬事筹备委员会讨论,决定中山陵工程分两个部分进行建造。

作为建筑师的吕彦直心里明白,要完成这样一项巨大工程,非有一流的营造厂承建则不能如愿。于是,在工程公开招标的过程中,虽然有多家营造厂参与竞标,但吕彦直都不是很满意,因为他希望中标的姚新记营造厂并没有参加竞标。姚新记营造厂曾建造过上海电话大厦、外白渡桥和南京南洋劝业会等经典工程。对于这家营造厂,吕彦直不仅十分了解其营造实力,而且也曾有过多次愉快的合作。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万无一失,吕彦直一面延长招标期限,一面以他个人的名义写信邀请姚新记营造厂前来投标。果然,姚新记营造厂不负吕彦直厚望,在随后由七家营造厂参与投标中以48.3万两白银的造价名列第二,后经磋商终于以44.3万两白银的造价承揽了中山陵的建造工程。

不料,在建造中山陵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工程一度进展缓慢。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吕彦直不得不奔波于沪、宁之间,终于积劳成疾,于1926年9月病倒在上海寓所,将有关工程事务委托助手黄檀甫全权处理,但是关于工程技术上的有关事项,吕彦直仍然要亲自裁决,深恐出现质量问题。1927年3月,北伐军攻占南京后,葬事筹备委员会由上海迁至南京,并增选蒋介石等七人为委员。随后,吕彦直也来到南京出席葬事筹备委员会议,敦促中山陵的第二部工程迅速上马。葬事筹备委员采纳了吕彦直的建议,两部工程同时进行。工程虽然进展十分顺利,但那时的南京已是严寒时节,为了使工程能够按时竣工,大雪盈尺仍照常坚持施工。作为中山陵的总建筑师,吕彦直拖着病弱的病体,不分日夜地在工地上巡视督促,严格把关,一丝不苟。

中山陵尚在紧张施工中,1927年,吕彦直在病中又应征主持设计了广州中山纪念堂,并在设计方案中夺魁。这期间他强忍病痛折磨,绘制了“首都都市两区(中央政府和市区)规划方案”和“国民政府建筑设计鸟瞰图”,奔波宁穗沪之间,为两大建筑耗尽了心血,透支了生命。1929年初,吕彦直回到上海一病不起,躺在病榻上写信给承建中山陵的姚新记,要求全部工程务必在3月9日前完成,以便在原定的3月12日验收交工。就在工程全部竣工准备迎接验收之时,吕彦直因肠癌晚期于3月18日病逝上海,年仅35岁,未能参加同年6月1日举行的孙中山先生遗体奉安大典,留下终生遗憾。消息传开后,国内各大中英文报纸迅即作了报道,无不惋惜中国建筑界痛失大师。

吕彦直患病不起后,将两大工程的后续工作委托助手黄檀甫全权负责。工程师黄檀甫对吕彦直的忠诚旷世稀有,苍天可鉴。他秉承吕彦直的意愿,单独挑起了“彦记建筑事务所”的全部组织管理工作,代表吕彦直奔波于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之间,严格按照吕彦直的设计理念,监督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的施工,圆满完成了吕彦直的未竟事业。

1930年6月11日,国民政府为了表彰这位杰出的建筑大师,特向全国发布了第472号褒奖令,全文如下:

总理葬事筹备处建筑师吕彦直,学事优良,勇于任事,此次筹建总理陵墓,设计详图,昕夕勤劳,适届工程甫竣之时,遽尔病逝,眷念劳勚,惋惜殊深,应予褒扬,并给营葬费二千元,以示优遇。此令。

1931年,中山陵管理委员会为吕彦直立了一通纪念碑。在这通石碑的上半部,是建筑大师吕彦直的半身像,由孙中山大理石卧像的作者、捷克著名雕刻家高祺制作。在石碑的下半部,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手书的碑文:“总理陵墓建筑师吕彦直,监理陵工,积劳病故。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于(民国)十九年五月二十八日议决立石纪念。”这通石碑原来安放于中山陵祭堂西南角的休息室内,可惜在抗日战争中不知去向,至今下落不明。不过,巍巍中山陵这部中国建筑史上的伟大作品,永远承载着这位建筑大师的不朽功绩。一代建筑宗师吕彦直探索了属于中国自己的建筑道路,打破了由外国人垄断的设计行业。他虽然英年早逝,但并未对自己的选择言悔。其胸中有浩然之气,为理想而献身,堪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典范。

版权所有:泰安市档案局  Govenment All Rights Resreved
Copyright 2016 http://www.tadaj.gov.cn
今日访问量:1535人次 站总访问量:4850443人次 日均访问量:3801人次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