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史海钩沉
痴心建筑的吕彦直(四)精神不死
作者:档案管理科  赵学法  发布日期:2018/7/31 15:56:00  点击: 347



吕彦直病逝后,黄檀甫承担了所有的治丧事务,细心整理了吕彦直的遗物,分批分类归还吕氏家人。远在法国巴黎的迈达女士惊悉噩耗后,从藏书中捡出当年吕彦直送她的照片,寄到上海“彦记建筑事务所”。黄檀甫代收后奉为珍品遗物,旋即题签吕彦直生卒年月于上,以志永恒纪念。同时,将上述情况设法通知了吕彦直的未婚妻严二小姐。

吕彦直的未婚妻系著名学者严复的二姑娘,芳名无史可查,世称二小姐。这对才子佳人的恋情,始于吕彦直在清华学堂预科读书期间。二人由吕、严两家亲情关系相识,一见钟情,灵犀相通,经人牵线搭桥,举行了定婚仪式,立有婚约,直待这对情侣完成学业后结为伉丽。吕彦直留美后,二人书信传情,心心相印,演绎着温情甜蜜的罗曼史。吕彦直学成回国后专心致力于创业,严二小姐正在读大学,一直未能完婚。1925年后吕彦直相继接手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建造工程后,由于工作太忙,压力过大,婚期一拖再拖,拖到生命的终点也没有将迎娶新娘排上日程。然而,他却永不言悔,死而无憾。

1929年3月下旬,身在北京的严二小姐从报纸上看到未婚夫病逝的消息后,悲痛欲绝,万念俱灰,断然绝尘,遁入空门,在北京西郊削发为尼,法名“秋妙”。黄檀甫顾及出家人不便与俗人交往的佛界清规戒律,与秋妙约定在北京郊外某公园见面,把吕彦直收藏的二人之间的往来书信交还于她,并奉上迈达女士寄来的照片。秋妙见物思人,潸然泪下,当场在照片上题识:“此古愚十二岁在巴黎所映小照也。迈达女士捡出见赠。因为题识,不禁泣然。己巳秋妙应识。”一段美好姻缘就此了断。秋妙于1950至1951年间经香港辗转去了台湾,终生未嫁,香消海峡彼岸。

与吕彦直的悲苦命运大同小异,吕氏家庭成员的结局大多凄凉。吕彦直的长兄吕彦深民国期间先后出使巴拿马和圭亚那,1949年以后移居美国,客死他乡;二姐夫严伯玉1942年在贫病交加中死于上海,二姐吕静宜晚年寂苦,1959年辞世台湾;三弟师从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新中国的诞生并未给他带来好运,成为历次政治运动的箭靶,“文革”前夕抑郁而死;四弟解放前系中共上海地下党员,以开设“金马书堂”印刷厂掩护革命工作,1932年死于非命。

然而,家庭的分崩离析并未减弱吕彦直在现代建筑史上的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吕彦直的建筑伟绩不仅在中华大地上一枝独秀,而且还为母校赢得了巨大声誉,成为清华大学的一张王牌。1928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后,南京国民政府将清华学堂更名为清华大学。1931年4月20日,吴南轩宣誓就职清华大学第二任校长时,国民党元老、中央委员张继倚恃资深经历,罔顾学府尊严,迟到45分钟,引起清华学子们的不满,大礼堂内一时嘘声不断,嗡声一片。张继非但不为自己的姗姗来迟道歉,反而大为光火,以势压人,在讲话中肆意指责清华学生中多属纨绔子弟,飞扬浮躁,缺乏读书风气,清华没有培养出人才,等等。对张继的傲慢无礼,学生们自然不能接受,当即中文系五级学生王香毓起身质问了张继3个问题,其中第2个问题说:“清华人才虽少,然在国内亦算不弱,最近最著者,如孙总理陵墓图案,亦出自清华毕业生设计……”[1]张继被问得无言以对,自知理亏,连忙道歉:“自认应邀演讲,交通堵塞以致迟到;至于中山陵之设计者,尽人皆知出自清华校友吕彦直之手云云。”[2]一个清华毕业生吕彦直,就击倒了位高权重的张继,由此可见吕彦直的巨大影响。

如今,当人们瞻仰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时,除惊叹无与伦比的建筑奇迹外,还深深地缅怀设计建造者的丰功伟绩。吕彦直的生平事迹,成为传世的不死精神,激励着后来者前赴后继,奋斗不息。思想者则通过考察吕彦直的成才道途,得到了如下启迪:

其一,勤学苦读,自立自强。吕彦直自幼聪慧,天赋机谋,这是他成才的先天条件,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吕彦直成为杰出建筑大师的主要因素是勤学苦读和自立自强。换言之,即百分之一的天才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尽管百分之一的天才决定了一个人的事业高度,但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任何事业都是干不成的。吕彦直从小学到出国留学的优异成绩,都是从辛勤的汗水里捞出来的。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学习成绩犹如逆流中的扁舟,要想在百舸争锋中名列前茅,楫舟人必须付出超常的努力,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人格的自立自强,这也是成才的必备条件。少年吕彦直在法国读书时不依赖姐姐和姐夫的资助,而是利用课余闲暇为洋人擦车挣学费。这段经历,练就了吕彦直的独立人格,培养了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为成年后自主创业奠定了坚实基础。现在有些学子为什么高分低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岗位?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吕彦直那样的自立自强品格。

其二,兴趣广泛,学贯中西。吕彦直自幼兴趣广泛,酷爱绘画、雕塑艺术,入学前画的老虎、狮子等动物栩栩如生,备受赞誉。在学习专业上,吕彦直先后读过中文,研修过电子学科,最后选择了建筑学。即便终生从事的建筑业,也是学贯中西,融会贯通,既精通中国传统建筑艺术,又深谙西方建筑奥义,并善于洋为中用,二者有机结合,创造出前无古人的开山之作。如果吕彦直没有各科知识的综合运用和海纳百川的兼容并蓄,就不可能在强手如林的竞争中技压群芳,一鸣惊人。通过吕彦直的人生轨迹,可以悟出一个人才学上的基本道理,这就是认识自己,选准位置。吕彦直能够在建筑学上获得巨大成功,得益于他提早认识到自己在这个专业上的潜力,并为此下足了功夫,做好了准备。现在有些人之所以碌碌一生,毫无建树,很重要的原因是不能认识自己,选不准事业的突破口,或者身不由己,缺乏平台,以致空耗时光,无所建树。正如俗语所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要想认识自己,找准位置,必须通过实践发现培养,像吕彦直那样兴趣广泛,涉猎宽展。在广阔的知识海洋里游泳,总能发现自己的短处和长处。

其三,勇于任事,昕夕勤劳。吕彦直在主持修建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期间,可谓专心致志,殚精竭虑,兢兢业业,不遗余力,以致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当然,人之常情不提倡极限劳动以及有病不治、有婚不结等有悖伦理的做法,但是吕彦直的忘我工作精神却值得后人仿效学习。人活在世界上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全身心地投入,无条件地付出。只有做到了这些,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即便尽了最大努力不能成功,也无怨无悔。短暂的生命只允许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而一件事情的成功必须付出毕生的精力。人生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不可能让一个人做成更多的事情。可惜,现在有些人不懂这个道理,在工作选择上或者朝秦暮楚,或者浅尝辄止,结果忙乱一生,一事无成。

其四,认真负责,忠于职守。吕彦直主持建造的南京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是万人瞩目的国家级工程,质量高下事关国家形象。作为总设计师和总建筑师的吕彦直,无论是工程的设计、营造商的选择、还是对工程的严格监管,都称得上出于公心,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忠于职守。特别是他患病以后,那种不顾个人安危、不惜生命代价的拼搏精神,感动了所有参与两大建筑的人,克服重重困难,使工程建设如期完成,各项指标均达到了设计要求。作为建筑师的吕彦直虽然已经远去,但吕彦直精神却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吕彦直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敬业榜样,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理想就一定能变为现实。

主要参考文献:杨永生、刘叙杰、林洙著:《建筑五宗师》,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

[1] 邹韬奋撰:《清华学生与张继之舌战》,载1931年5月9日《生活》第6卷第20期,第405页。

[2] 转引自金富军撰:《昔日清华不唯权》,载《炎黄春秋》2015年第4期,第76页。

版权所有:泰安市档案局  Govenment All Rights Resreved
Copyright 2016 http://www.tadaj.gov.cn
今日访问量:181人次 站总访问量:4722002人次 日均访问量:3867人次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