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史海钩沉
道价腾满的张志纯(一)从道背景
作者:档案管理科  赵学法  发布日期:2018/8/28 9:20:00  点击: 446



金元时期,泰安驰名道人代不乏人,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当推张志纯。他倾其一生,殚精竭虑,致力于道教事业的复兴和发展,并主持修复了泰山地区的大量道教宫观,创建了泰山的标志性工程——南天门阁楼,在治学方面亦出类拔萃,为当世著名诗人,在元代泰山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元世祖忽必烈赐号“崇真保德大师”、授紫袍、改名并加官进爵。张志纯现象是元廷宗教政策鼓励的产物,也是地方实力派人物鼎力支持的结果。张志纯是泰山道教文化复兴的一个显著符号,其不朽的贡献是通过修复和创建道教建筑,承递了中国传统优秀文化。

一、从道背景

张志纯(约1195~1290),原名张志伟,后元主改名张志纯,字寿符,号天倪子,有张炼师之称,泰安阜上保(今肥城市安驾庄镇张家安村)人。据杜仁杰[1]撰《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碑文载:“布山之阳,有邸曰阜上。阜上之民有张氏,家以财谷雄里社。当前金正隆间(1156~1161),人伙地狭,往往无所资衣食,唯张氏有田若干亩,有牛若干角,然能周急继困,过客无问贵贱,馆之如一,当时遂有长者之称。”由此可知,张志纯出身于一个富裕宽仁的家庭,且自幼好学,天资聪颖,“六岁习神童,诵五经,略皆上口,然不乐居家。十二,去父母入山学道,礼真静崔先生[2]为师,得法讳志伟,号天倪子。”(同上碑文)

张志纯作为富家子弟,何以甘愿抛弃安逸、少年入山学道自讨苦吃?解析张志纯所处的时代,可知这种文化现象的产生,乃金元时代宗教政策导向使然,也是泰山地区道教再次崛起的鲜明文化符号。

泰安地区全真道的传入始于金世宗末年(约1180~1189),经韩志具、崔道演等高道的大力弘扬,泰山全真道日渐兴盛,呈现方兴未艾之势。然而,金元易代的兵燹战乱,使泰山的全真道毁于一旦,不仅道观宮宇倾圮殆尽,而且包括崔道演在内的全真高道也避祸他处。直到蒙元入主中原、天下初定后,泰山全真道才在东平行台严实[3]的大力支持下,出现快速恢复的迹象。这时,元主早已在邱处机等道人的游说下接受了道家思想,并将倡行道教立为国策之一。

蒙主扶持全真道的相关证据,与泰山近在咫尺的徂徕山刻石铭记至今。成吉思汗与丘处机雪山论道之后,曾多次向其颁发圣旨,表达崇敬,今见“成吉思皇帝赐丘处机的诏书和圣旨,已有五份之多”,内容涉及命其管理“天下出家善人”及免其徒众税赋与差发等。泰山学者周郢根据相关旁证,认为除此之外,成吉思汗还可能颁予丘氏一道至为关键的诏旨。这一推断在徂徕山刻石中得到了证实,还原了此段历史真相。这道诏旨的“节文”为“成吉思皇帝圣旨节文:丘神仙门下出家师德名号,应合与底,你便与文字者。”这段“圣旨节文”足以说明,成吉思汗不仅允准丘处机所奏请的“赐师号”一事,且为颁发特旨昭告天下,从而使全真道获得非同寻常的政治特权。徂徕山摩崖刻石除了成吉思汗这道诏旨外,还收录了哈罕皇帝(窝阔台)与贵由皇帝的圣旨,一再宣谕对全真道的护持。这说明蒙古开国之初,历任大汗无不对这一道派重视有加,使之跻身为大蒙古国的第一教门。[4]

有元一代泰山全真道真正的繁盛期,则得益于全真道掌教大宗师李志常奉元宪宗蒙哥汗之命“代祀岳渎”之行。李志常(1193~1256),字浩然,号真常子,开州观城(今河南范县西北)人,为丘处机亲传弟子,于蒙古太宗九年(1238)继尹志平之后出任全真道掌教。其人“通明中正,学问该洽”,“宪宗即位,以志常领道教事。戊午岁(1256)卒,凡主全真教事者,二十有一年”[5]。李氏奉命“代祀岳渎”之事发生于其出任掌教的第13年,即公元1251年。这一年的十月二十七日,李志常由北而南,先祭恒山,再行祭于泰山,接着合祭四渎于济源(今河南济源市),再分祭嵩山、华山。由于衡山当时属于宋境,为体现蒙廷大一统理念,李志常特意在北京天坛举行了遥祭之礼。至次年夏,代祀岳渎之礼始全部告成。其典礼历时半年,行迹中国北方大部。所过之处除遵循旧仪于岳庙外,李志常还巡谒祖庵重阳宫等全真道观,会晤地方官吏,赈济贫困士民。祀典队伍阵容威严,声势浩大,堪称全真道前期的一次盛典,旨在扩大影响,布道民间。而作为蒙元统治者,则需要通过这种汉民乐于接受的宗教形式,达到收拢人心、实现统一的政治目的。如果说当初丘处机西行,仅限于劝诫成吉思汗息战止杀层面的话,那么此时李志常策动蒙哥恢复岳渎祀典,则已有敦促蒙廷接受中原礼制的深刻用意,自然受到汉民的热烈欢迎。

据泰山学者周郢先生考证,当时以复兴汉文化为己任的文人杜仁杰,曾兴奋地写下一首《自澶真常子李志常代行礼毕醮罢题》诗:“历世干戈百战馀,东渐徐兖已无虞。德音元自新天子,祀礼重申古帝谟。岳灵载瞻祈圣寿,神明恩格为民苏。默知人事皆天意,祈祷齐诚代国输。”[6]这首诗,集中代表了中原文人士子们的心声。李志常“代祀岳渎”典礼活动的轰动效应,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1260年3月元世祖忽必烈称帝,继承了皇兄蒙哥汗的遗志,即位后的次月就颁布诏令,命“五岳四渎名山大川……载在祀典者,所在官司岁时致祭。”[7]此后中统二年(1262),又下诏确定遣使致祭制度。此后元灭南宋,衡山入元境,忽必烈下诏再加五岳“大”帝封号(泰山为“东岳天齐大生仁圣帝”),使五岳崇祀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至元三年(1266),元廷定岁祀岳渎之制,并发宝钞十万缗,命全真道掌教张志敬重修岳渎各庙。忽必烈确立的岳渎礼祀制度,延续了整个元代。张志纯就是在这种时代背景的感召下,舍弃优越的富足生活,立志从道并大有作为的。

[1] 杜仁杰,山东长清(今济南市长清区)人,字仲梁,号止轩,又名微,字善夫,金末元初散文家,博学多才,金末隐居内乡(今河南省境内)山中,与麻革、张澄等隐士以诗唱和,为著名文学家所称赏,后回故乡,游历山水,以文会友,与张志纯交往甚厚。其《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碑文最早收入1288年李道谦编《正统道藏·甘水仙源录》卷八,后载《道家金石略》《全元文》,孔繁信选注《杜仁杰诗文选》《重辑杜善夫集》等。

[2] 崔先生名为道演,号真静,金代全真道人,曾在今肥城布金山修炼布道。

[3] 严实(1182~1240),长清人,因辅佐元军攻宋有功,授“行尚书省事”,故有“行台”之称,管辖范围涵盖泰安、泰山。

[4] 参见周郢著:《名山古城——泰山、泰安文史拾零》,五洲传播出版社2015年版,第243-244页。

[5] 王国维:《长春真人西游记注·序》,载赵卫东辑校《丘处机集》,齐鲁书社2005年版,第240页。

[6] 转引自周郢著:《泰山与中华文化》,山东友谊出版社2010年版,第201页。

[7] 《元典章》卷三《圣政二·崇祭祀》,清沈家本刊本。

版权所有:泰安市档案局  Govenment All Rights Resreved
Copyright 2016 http://www.tadaj.gov.cn
今日访问量:1379人次 站总访问量:4850287人次 日均访问量:3801人次 [管理登陆]